HOME > 话题 > 日本正在进入不婚时代:晚婚不婚日益普遍
日本正在进入不婚时代:晚婚不婚日益普遍

话题内容


2014年03月17日10:55  新华社-瞭望东方周刊



日本进入“不婚时代”

  “阿拉40”是一个当下日本的流行词,听起来很有些贵族感,专指那些40岁上下、有房有稳定工作,但还没有结婚的男女。晚婚、不婚在日本日益普遍,《东洋经济周刊》称日本已经进入“超级单身社会”

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特约撰稿陈言 | 日本东京报道

  在东京赤坂的一个小居酒屋见到尾上小姐时,发现她和十年前在北京工作时几乎没有变化:仍然单身,仍然美丽。

  同去的朋友介绍说,尾上小姐刚刚在东京市中心买了房子,以东京的房价水准来说,她算是生活相当稳定顺利了。

  谈起10年间的变化,尾上自己用了一个很时髦的日语词---“阿拉40”。“阿拉”其实来源于英文词“around”(大约、上下),不过很多日本人在读这个词的时候,会简单地读成“阿拉”,听起来像是说上海话。

  其实,“阿拉40”是一个当下日本的流行词,听起来很有些贵族感,专指那些40岁上下、有房有稳定工作,但还没有结婚的男女。20多岁的青涩已经过去,30多岁的拼搏一眨眼也随风而逝,以至于到了40岁上下时,心态似乎还停留在刚刚30岁出头的阶段。在尾上说起“阿拉40”时,我甚至觉得,这个时间段很有可能会延续到“阿拉50”。

  日本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发表的最新统计数据是,2010年日本50岁的人口中,从未结过婚的比例,男性为20.1%,女性为10.6%。晚婚现象也相当普遍,30到34岁的男性未婚率高达47.3%,35到39岁的未婚率也有35.6%。预计到2030年,日本50到60岁的男性中,有将近三成的人未婚且可能终身不婚,女性的未婚和不婚比例也会相当高。

  可以说,日本社会正在进入“不婚时代”。

  “超级单身社会”

  第一次见坂上里子小姐是1989年,那时她大学刚刚毕业,在一家证券公司工作。里子的父亲是报社编辑,去他家里做客的时候,认识了里子。

  日本经济泡沫及泡沫刚刚崩溃的时候,证券公司生意好得不得了。公司八点半上班,但里子基本上六点半就到了。白天接电话,会客,三点钟股市交易结束后,还要整理各种资料,晚上有一个或几个“学习班”、“兴趣同好会”,到家总要十点以后了。

  以后几次去见里子父亲,听说里子已经辞去工作,在一家补习学校里当英语老师。再以后听说她去了一家企业,后来又学习中国针灸,并开了自己的小诊所。

  最近一次去里子家,开始和她讨论戴老花镜问题---这本该是和里子父亲讨论的问题。20多年过去了,里子仍未嫁,即便是有了自己的诊所,节假日也会在她父亲这里遇到她。

  20年前,去日本人家里做客,最普遍的家庭面貌是,父母带着一两个孩子生活。20年过去了,有太多的日本家庭还是父母和孩子生活在一起,只是孩子已经三四十岁,即便是独立了,可能也还未结婚,即便是结了婚,可能还没有孩子。

  晚婚、不婚在日本已经非常普遍。日本“人口普查”的时候,会专门统计单身住户。目前的预计是,到2030年,日本30岁以上的单身住户将达到1600万,中老年男性4人中便会有一人单身生活。《东洋经济周刊》就此在2014年3月1日(提前出版)发表封面文章说,日本已经进入“超级单身社会”。

  单身不等于孤单

  另一个日本人单身不急于结婚的原因是,社会变了,单身已经变得不孤单,反而会让人感觉十分自由。

  在大企业工作的大岛,现在也是“阿拉40”一族,前不久刚刚由公司公费派遣从美国留学回来。

  刚刚40岁的大岛说,有过几次女友,也想过结婚的事,但就是下不了决心。他担心,结婚组建一个家庭,会打乱现在充实的生活,他更愿意一个人生活。

  他在东京有自己的公寓,上下班很近,在公司里加班太晚的话,有家室住在郊区的同事担心没有轻轨或地铁,他打车一个起步价就能回家。

  不仅在东京,在美国和其他地方,他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子。就算没有和朋友一起喝酒聊天,手机上相当于中国微信的LINE也会有数不清的人可以联系,他的世界充满了未知。

  在日本企业纷纷去中国投资之时,大岛所在的企业也在中国建了工厂,大岛因此有不少去中国出差的机会。拖家带口的同事没有几个能静下心来学习中文的,单身的大岛则可以集中精力学习,不到半年就已经能看懂简单的中文,还能进行一些日常会话。

  “也有觉得很累、很想休息的时候。这个时候,就坐上轻轨到郊区找个温泉,好好放松一下。”大岛说。如果有家庭的话,先不说能否有这个经济实力,带上老婆孩子去近郊住上两天,也会累得人仰马翻。

  退休后还能养活自己吗

  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“阿拉40”都像大岛一样,在大企业工作,有自己的房子,另外还有上千万日元(约数十万人民币)的存款。不少不婚者,也会有很强的不安感。

  田中每月都会从东京去广岛看望自己70多岁的母亲。母亲过去总会担心田中的婚姻问题,看看儿子都40多了,并没有结婚的意思,母亲也就不再催促了。

  “老人家已经开始有些健忘,刚刚吃过饭,忽然又问吃饭了吗。如果父亲在,还有个人能照顾一下,但父亲早就不在了。看她这个样子,真觉得一个人生活很不容易。”田中说。

  由此再想想自己,他也担心,老了以后境遇也许会比自己的母亲更加糟糕。但他又觉得,一个人生活惯了,回家和自己母亲住两天都觉得不自在,找人结婚天天住在一起就更难适应了。

  更深层次上,“阿拉40”一族更多是对未来的淡淡不安。

  负责人口的日本总务省最近发表了2012年的日本“家计调查”结果,其中发现,单身老人每月的平均支出为15.383万日元,但其收入只有12.1542万日元,相差了3万多日元。这意味着,一个人退休后如果独自生活30年的话,会面临1000万日元以上的个人财务赤字。

  况且,日本目前尚能维持的国家养老体制,其基础是年轻人数量大大超过老年人,今天年轻人缴纳的养老金,能够支付老龄人口的养老费用。但一方面老龄化愈发严重,一方面不婚和少子化导致新生人口数量大幅减少,像田中这一批如今40多岁的人在进入65岁以后,怕是很难获得和自己父母一样多的养老金。所以,田中们必须现在就把这部分钱攒出来,这是个巨大的压力。

  人生活90岁,从45岁开始不晚

  本刊记者见到并熟识的日本“阿拉40”,或许内心不时纠结于自由感和不安感之间,但总体的生活状态仍然是积极和开朗的。

  负责国民体质数据调查的日本文部省,前不久发表了一个调查数据,说现在的日本人比20年前的日本人,在体质上要年轻大约10岁。也就是说,如今的70岁的人,和20年前60岁人的体质(走路的速度、提取重物的能力)基本相同。大约从30岁开始,日本人变老的速度就开始比其他国家的人要缓慢很多,“阿拉40”大致相当于过去30岁的人。

  经营一家翻译公司的女老板吉田,到了40岁以后开始想要一个孩子,44岁那年真的生了一个,尽管她并未结婚。她的想法是:“人生大概有90年,到45岁只过去了一半,今后的日子还长。”

  生活方式和观念的多样化,让日本社会对单身不婚和单身母亲等以前的“异类”越来越宽容。今后的日本,不婚比率可能还会越来越高。不婚的自由会有更多人享受到,不婚带来的不安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决方法,即使到了“阿拉40”的时候,还可以重新规划,重新开始。最重要的是,只要幸福就好。




  *本网站不允许任何用户转载,版权所有 【我要举报】
浏览数 / 发表日期
浏览数 324
发表日期 2014 - 03 - 25
0
  • 本 站 不 允 许 发 布 任 何 形 式 的 收 费 信 息!
  • 如 有 发现一经做 删除处理。发现违规信息请 举 报!